<mark id="c3nbm"><u id="c3nbm"></u></mark>
<small id="c3nbm"></small>
  • <tt id="c3nbm"></tt>

      1. 當前位置: 百年建筑網> 百年頻道>新聞資訊>名人名言>正文

        雙江“小鮮肉” 闖關抒“豪”情
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評論
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“王哥,王哥,先停一停,來測個體溫啥”。壩面上,一位身著藍色工裝的年輕小伙子操著不太熟練的四川話,咧著嘴說道。 “要得嘛”被稱為“王哥...

        “王哥,王哥,先停一停,來測個體溫啥”。壩面上,一位身著藍色工裝的年輕小伙子操著不太熟練的四川話,咧著嘴說道。

        “要得嘛”被稱為“王哥”的人也跟著笑著,邊停下手上的活計,邊松開安全帽,露出額頭,只聽“滴答”的一聲,體溫表顯示36.7℃。

        “天熱,但口罩還是記得要帶好,不能不當一回事!”小伙子順手給被稱為王哥的工人師傅遞上一個新口罩說。雖戴著口罩看不明顯,但他年輕的面龐上卻一臉的汗水,下巴和脖子上淌著汗水、泛著光,連擦一下也顧不上。

        “小鮮肉”李豪是重慶雙江水庫工程項目的一名安全員。初見李豪的人,都覺得他是一個瘦瘦高高、白白凈凈的“小鮮肉”,但相處久了才發現,原來“人如其名”。他內心充沛著萬丈“豪”情,干起工作來好像有著用不完的精力,時刻都洋溢著熱情。

        在安全帽和反光背心的襯托下,他還略顯稚嫩的臉上迸發著電建青年特有的活力與英氣。不過李豪卻“調侃”自己說:“想當年我還真是一枚‘小鮮肉’呢!”

        “鮮肉”的“蛻變”

        “大家施工的時候,一定注意安全,嗯…小心”……

        “小心旁邊的石頭滾下來,要系好安全帽,戴好安全繩。”

        “哈哈哈”,只聽笑聲人群中轟然傳來。

        還有人竊竊私語:“這小娃娃啥,話都說反了!”

        聽了這話,李豪的臉更紅了,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。這是剛邁出校園的李豪,在清晨6:00薄霧中,第一次為站在隊伍的前面班組進行班前安全教育的情形,面對此情此景,他只能硬著頭皮講兩三句就匆匆“溜了”,真是要多“囧”有多“囧”。

        雖然頭上頂著“大學生”的光環,但作為電子自動化專業出身的他,剛開始壓根就聽不懂安全生產相關的專業術語,更不知道施工現場該如何管理,連領導交給他的基本工作都不知道該從何下手。

        不光是工作上,生活上他也遇到了麻煩。重慶的夏天熱得像個火爐,山林里蚊蟲又多,作為陜西寶雞扶風人的他,著實難以適應,身上總是一片片的熱痱子,每天就頂著幾個大紅包和撓破的血痂子就上班了。

        加之項目上的工人很多都是四川當地人、還有不少來自湖南地區的,年紀比他大的多,平時溝通起來難免有些“語言障礙”和“溝通代溝”,他心里也漸漸打起鼓來,越發的戀家。

        “那時候一到晚上,看著河兩岸的黑壓壓的山嶺,我真的很想家,特別孤單和迷茫,有些懊悔,有些壓抑,也有些畏懼,但幸運的是我遇到了我的師傅賈福昌,他教會我很多東西。”他回憶說。

        面對沉悶的李豪,項目安全總監賈福昌看出了其中端倪,于是去哪兒都帶著他,總是手把手教著干,還常常對他說:“不要緊,只要你認真學,放心大膽地去干、去做,就一定沒問題!”漸漸地,李豪開始進入“狀態”。

        剛開始他不敢在工人面前大聲“說”,但安全管理很多事情不但要“說”,還要“大膽說”。為了做好安全班前教育,他一有空就偷偷對著鏡子練習,主動學習工人師傅們的家鄉方言。

        “語言障礙”關破除后,安全教育再也不是不敢“說”的恐懼。小鮮肉也會“自黑”:“我可是下功夫學了好幾門‘外語’,現在到哪都敢‘口若懸河’了!”

        李豪作為工作中的“小鮮肉”,也一直是朝著天天向上的專業“大神”方向去努力,他還經常挑燈夜戰學習各類標準規范、上網搜集業務知識和技能。

        每一天,他在施工現場實地學習,還常常虛心向工人師傅們請教問題、學習經驗,并記錄在總是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。“帶筆帶本”這個習慣到現在他還一直保留著。項目上的老師傅都夸這個年輕娃娃愛學習、愛鉆研,是個好苗子!

        “骨干”的“考驗”

        “李豪剛來的時候挺白,文縐縐的像個‘書生’。”

        “但是這幾年跑下來,硬生生把‘白臉’變‘黑臉’了,他現在只要一變‘黑臉’,肯定要磨磨唧唧、嘮嘮叨叨,像個小唐僧,咋樣才能離開他的‘緊箍咒’呢?”

        “但大家偏偏還挺喜歡他,真是叫人又‘愛’又‘怕’!”項目上的人半開玩笑的聊著天。李豪聽了這話,撓了撓頭,略帶靦腆的笑著。

        2020年新春伊始,全國人們都度過了一個特殊的節日,這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,讓他身上的擔子更重了。

        李豪自己卻說:“我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安全員,但我也要時刻為大家的安全處處著想,尤其是在疫情期間,只要大家都安全,我也就安全了。”

        那一段時間,每天五點左右,天還沒亮,李豪就一個人背著防疫物資包踏上了項目部門口那條泥濘的小路。他要在7:00之前趕到施工現場的各個工作面并完成口罩分發和消毒工作。

        復產復工之后,李豪每天堅持對項目和工隊的營地進行早晚兩次的消毒,還要抽空前往大木鄉政府、土井村、雙江村、焦石鎮、白鹿村等地報送疫情防控報表和承諾書,連業主都說,“李豪,你這報表做的又快又好,都不用檢查了,你們水電十五局的人就是靠譜啥,效率高!”

        即使在項目短暫停工期間,他仍然堅持每天做好安全生產和疫情防控教育培訓等工作,常常是從早上五點起床就一直忙到深夜,有時候連飯都顧不上吃。最多的時候,他一天就走了五萬多步。

        按照規定返崗人員復工前都必須要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,而他就主動擔負起了這項責任,每天三次的體溫測量登記上報和隔離室消毒工作,從來沒有偷過一次懶。

        自2月初疫情爆發以來,李豪已經記不清自己把多少口罩一個個交在現場施工工人的手上,說不準“滴答、滴答”一聲聲測過多少人的體溫,算不明他背著“消殺滅菌武器”對項目及工區營地進行過多少次的消毒。

        現如今,他已經是雙江項目安全工作的“骨干”力量,沖鋒在項目安全施工的各個管控過程中,經受住了項目施工復雜情況的多重“考驗”,并能夠在各項工作任務中獨當一面。

        “游子”的“思念”

        日攏歸西,月上梢頭,靜謐的夜空中,掛著幾顆星子,李豪正在辦公室加班整理會議紀要,“叮鈴鈴”一陣電話鈴音打斷了他的思路。

        “兒子,最近疫情雖然控制住了,但還是別亂跑,注意身體呀!知道你忙,隔一陣子有空,要記得給家里打個電話,報個平安。”聽著媽媽打來的電話,李豪連連答應。

        “娘的心在兒身上,兒的心在石頭上,還是女娃好呀!”奶奶總是思念中略帶埋怨地嘮叨。每當妹妹給李豪打“小報告”的時候,他不免心生愧疚,眼睛總有些發熱,但他還是選擇把春節與家人團聚的機會留給別人,留給他認為比他更需要的人。

        “今年為搶工期項目只能有一小部分員工回家過年,李豪年前就主動請纓說,他現在還沒有成家,一人吃飽全家不餓,就不回去了,等年后同事們上來再換他,這孩子總能為別人考慮,樸實、豪氣!”綜合隊的張工一提到這事兒就贊不絕口。

        作為重慶雙江水庫項目部的一名“小鮮肉”,他偶有閑暇時就打打籃球、聽聽歌,這些對他來說雖是“家常便飯”,但他始終心懷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的壯志“豪”情,隨公司轉戰四方。

        不管是所在項目偏遠還是繁華,也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,只要項目哪里有需要,他就沖鋒在哪里。他就如同“螺絲釘”一般,雖不甚起眼,卻又不可或缺。

        東曦駕日出桑榆,李豪步履踏壩堤。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,這個“小鮮肉”踏著露珠、迎著朝陽,走向雙江水庫施工現場、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。



        資訊編輯:常倩麗 021-26094421
        資訊監督:汪華 021-26093067
        資訊投訴:陳杰 021-26093100

        為你推薦

        北京塞车